中新網長春4月26日電 (記者 賀寶慶 李彥國)吉林省檔案館近日公佈的新發掘日本侵華檔案顯示,日軍對包括以中國戰俘為主的“特種工人”在內的中國勞工進行了殘酷迫害,其中甚至有年僅12歲的童工。
  吉林省檔案館研究館員劉岩介紹,東北淪陷時期,日軍出於對蘇戰略進攻和防禦的需要,強徵勞工在中蘇邊境修建了大量軍事工程。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勞工慘遭日軍奴役和迫害。
  此次吉林省檔案館公佈的館藏“反映日軍奴役勞工檔案”共計14件,全部從館藏關東憲兵隊全宗中發掘,主要形成於東北淪陷中後期。
  14件檔案中,孫吳、雞寧、東寧、奉天、齊齊哈爾、阿爾山等憲兵隊形成的報告(通牒)集中反映了軍事工程施工中出現的勞工集體逃跑事件。奉天憲兵隊關於強行攤派勞工實情的報告(通牒)對強徵勞工中存在的頂替、缺勤、因病被解雇以及逃走等情況進行了調查和原因分析,據檔案記載,出現上述情況的原因主要是糧食衣物供給不足、薪酬低廉、不堪忍受毆打謾罵等。
  奉天憲兵隊《關於亂石山軍事工程勞工逃跑的報告(通牒)》中記載,48名勞工因對待遇和薪酬不滿而集體逃走告。事件發生後,憲兵隊提出在工人宿舍周圍製作有刺鐵線的外部柵欄、在外柵欄位置設置照明用具和警報板、在柵欄內設置警備所、加強警備力量以保持嚴厲警備常態化以及加強對警備人員勤務狀態進行監督等處置意見。
  據《逃走勞工名簿》記載,逃跑勞工中朱小八僅12歲,系童工。
  在東寧憲兵隊《特種工人狀況報告》中,記錄了東寧憲兵隊關於管轄內特種工人基本情況、管理狀況、思想動向的報告。
  檔案中記載,1943年3月26日和5月7日,先後接收日軍華北派遣軍移交特種工人2次共1935人,分別配屬到各部隊從事軍事工程作業。由於營養不良導致身體極度衰弱以及各種設施不備等原因,1943年3月至7月間,1935人中即有163人病死,幾乎每天都有特殊工人病死。
  根據《關東軍特種工人管理規定》,日軍華北派遣軍移交給關東軍的俘虜、投降兵被稱為特種工人。該規定中的諸多內容都反映了關東軍對特種工人超乎尋常的嚴格管理。比如:第六條,部隊長不僅負責特種工人的使用、管理和警備,還要在思想上對特種工人進行教育,將其鎮壓在軍律之下;第七條,特種工人通過準軍事運輸方式進行運送;第十九條,為嚴格防範特種工人逃跑和從事間諜活動,應部署兵力對特種工人的起居、言行進行監視和警戒;第二十一條,特種工人中如出現逃亡者,可以使用武力進行鎮壓等等。
  1940年6月,東寧滿鐵汽車區安藤保寫給日本愛知縣安藤松一的信件被關東憲兵隊司令部中央檢閱部收錄在《通信檢閱月報(6月)》中。
  信件摘抄中記述了寫信人在廣場上散步時看到的情景:中國勞工的屍體堆放得到處都是,慘不忍睹。這些屍體被狗當做美食在啃咬。這樣的情景在日本國內是不可能看到的,但是最近在這裡卻已經是司空見慣。
  另據海拉爾憲兵隊《關於處置企圖逃亡的特種工人的報告》,這是1941年7月12日海拉爾憲兵隊關於處置特種工人丁五才企圖逃跑相關情況的報告。
  檔案中記載:山西農民丁五才於1939年11月被駐扎山西省寧武縣的中國山西騎兵第一大隊徵集入伍,1941年2月20日在與日軍交戰中被俘。被俘後,作為特種工人,在哈拉溝軍用道路鋪設及烏奴耳地區宿舍建設工程地就勞。
  7月8日11時左右,丁五才對一起勞作的七、八名特種工人說:我們這些俘虜在工程結束後都將被殺死,逃跑才是上策。配屬憲兵知曉此事後直接報告了部隊長。
  7月9日16時左右,軍醫到哈拉溝作業現場出診,以丁五才為傳染病患者需要隔離為由,將其帶回部隊本部進行嚴密調查。當天晚上八點,在烏奴耳東北方向三千米的山林中將其秘密嚴刑處理。
  檔案內容揭示,海拉爾憲兵隊對特種工人中存在的恐慌情緒和逃跑言論十分重視,“丁五才事件”後,憲兵隊提出要加大監督和警戒,繼續實行徹底的“偵諜”,必要時可以實施臨機應變的槍彈壓制等處置意見。
  吉林省檔案館研究館員劉岩說,翻看這些檔案,件件都可以身臨其境地感受到,當年在日軍奴役下,中國勞工極端惡劣、嚴酷而又恐怖的生存境遇。(完)  (原標題:吉林新公佈日本侵華鐵證:日軍殘酷奴役中國勞工)
創作者介紹

Zebulon

kywpvsweewl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